朝陽慈空-季刊
 

陽光躍動我的心

未進入修持前,我不知道何謂笑。笑,其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動作,但是對一個心境不開朗、煩惱多的人來說,笑就變得很困難了。

女人只要一結了婚,家庭就是她的全部。我剛結婚時,家庭經濟並不好,而第一胎又是雙胞胎,剛出生時須要保溫,我們沒有能力讓他們在醫院保溫,只好將雙胞胎帶回家,用燈管為他們保溫,可說是在很艱難的環境下成長的。我第一次當母親,手忙腳亂,為了照顧雙胞胎,已經非常疲累,加上我師兄當時又愛喝酒。所以,白天必須照顧小孩,到了傍晚又得擔心他下了班之後會不會又跑去喝酒。他喝酒不知道節制,喝完一攤接著一攤,我心中總是焦慮不安地等候,因為怕他喝了酒又開快車,令人既擔心又生氣。

我有個得理不饒人的脾氣,也因為這種個性,加上我師兄愛喝酒又開快車,於是每天吵架就變成理所當然的事情,連鄰居也早習以為常了。長期過著這種生活,就連晚上作夢都夢見跟我師兄吵架,在夢中我總是哭的淅哩嘩啦,所以每每早上起床時,都已是淚濕枕巾。我覺得這種生活壓力很重,曾經和我師兄溝通過這些問題。或許是家庭環境背景使然,二人無法取得共同的認知點,因此溝通上很困難。在絕望時,記得曾經跟我師兄說過一句話:活著的時候我奈何不了你,我死了之後你也奈何不了我。當時的生活環境,讓我覺得生命對我來說,是沒有意義的。今日我還活著全然是因為小孩子的關係,對於孩子們,我還有一份未完成的責任。

雙胞胎個性憨厚,智慧啟發較慢,每天晚上我陪著他們做功課,等他們就寢之後 ,我獨坐床旁邊想邊流眼淚。每次教完他們功課之後,我就像是隻戰敗的公雞,疲憊不已,不知用什麼方法才能讓他們的功課有進步?我的要求不高,一些出社會的基本知識一定要具備才行。因此,一般人會認為我對小孩的要求很高,其實不然。因為他們的本質我很瞭解,但是我卻連小小的期望都達不到。在他們的身上,我看到了一個失敗的影子,那個影子就是我,我看不到成功顯像在那裡?為此,我甚至想帶他們去看心理醫生,但回頭一想,該看醫生的應該是我而不是他們。

我將全部的心血都付出在這個家,也一直無法理解我那裡做錯了。更不知怎麼做才是對的。我也不想再過著跟以前一樣的日子,可是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改變。我常想,其實我要的只是一點點而已,為什麼這個願望卻離我那麼遙遠?讓我想抓都抓不到。為什麼我一直當不了心的主人?為什麼我的日子會過得那般痛苦?

直到聽著上人的開示及受到佛法的滋潤後,我才慢慢的瞭解一切都是因緣所致。事情既是非人力所能改變,強求亦是徒增煩惱,無形中轉變了自己的思考模式,我開朗了許多,我知道快樂離我不遠,它一直在我身邊等待我去發現。

我常想,若是沒有遇到上人,我的家庭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?可能不完整了,更是人生的不圓滿。

朝陽可以說是我生命的轉捩點,它是吸引我想去探索的道路。因為我的個性好奇又願意接受新的觀念,而這裡就是存有一股力量,並且深深的吸引著我。

朝陽的光芒照耀著我,讓我不再是一個只會躲在牆角當個每天唉聲嘆氣的人,這裡有我想做的事情,我的生活不再空虛。因為有上人諄諄教誨,加上這裡的師兄姊陪伴著我,讓我的家庭生活變得更有色彩。我師兄是一個沒有心機而且顧家的人,賺的薪水原封不動都交給我,他本身也很節儉。修持前我只看到別人的缺點 ,修持後我學會認識自己,瞭解自己的缺點在那裡,也盡力在改變。

千言萬語盡化為一句對上人的感恩,倘若問我在朝陽得到了什麼?我的回答是我得到了無限,有些人即使得到很多也會認為得到很少,這也是我缺點,也是我要改變的地方。很感恩上人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,給我一句睿智的話或是一個動作,化解了我心中所有的不安。很懺悔來道場好幾年了,只有最近這幾年來才有些改變。早期只是跟著來,拿起三柱香就開口請求菩薩保佑,不曾將修行的心帶來。有人說來這裡有感應,也有很多人說沒有感應。有一句話說: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唯有自己才能深刻去體會其中的奧妙。

上人也曾說:希望我們學習蓮花出污泥而不染。修行的心念一定要堅定,否則就如浮萍一般隨波逐流,永遠找不到自己的根在那裡。在修行的道路上,雖然不能修到先知先覺,但起碼要能後知後覺,如果老是不知不覺,就永遠也不會有所進步。這幾年來我一直很想把無明轉成智慧,因為無明一起,煩惱業不斷,往往說變就變,會阻礙到修持的心。我曾看過一句話說:你若相信師父是佛,那麼我們就是佛的弟子;我們若相信師父是凡人,那我們也就是凡人,我們也將永遠無法變成佛。因此,我們要給自己一個機會,多珍惜與上人相處的時候。阿彌陀佛 !◎玄湘(44期95.10.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