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陽慈空-季刊
 

六度萬行  萬行不離六度是菩薩行

 六度萬行如法鑰
半觸半扭開智門
萬行六度金剛志
不生不滅菩薩名
六度非名六度,而需「行」於六度,方能成為菩提薩埵。故曰六度波羅密也。而除小乘中所提依三學─戒、定、慧來除三毒外,另外加上布施、忍辱、精進,於大乘佛法以為自利利他之教理,引渡自己與眾生,離苦得樂,度過生死輪迴的苦海,到達寂靜涅槃解脫的彼岸。且此六度更需相資相行,缺一不可,否則抖落一身垃圾,卻仍不見清涼境地,更何來超凡脫俗呢?一切有為法,雖如夢幻泡影,但若無法可依,那麼又如何悟道?走走停停,虛度一生,無意!無義!切哉!切哉!!
布施為度慳貪。可分財施、法施、無畏施,而財施又分自己身體布施的內施,如釋迦牟尼佛於因中修行時捨身飼虎,割肉餵鷹。及田園金寶布施的外施。而法施則依佛法化導眾生,使其得度者。另一以無畏力施眾生,使其遠離恐怖,顛倒妄想的無畏施。而布施的最高境界,其心境需達到「三輪體空」的境地。也就是無布施之我相,無受施之人相,也無所施的物相。正如金剛經所言:「菩薩於法,應無所住,行於布施。」亦就是只求慈悲發揚極致,卻不存望報之心,更沒有能施捨之念頭,也即「行慈悲而不執有我,知無我而不斷慈悲。」若到此種境界則如圓瑛法師言「事能知足心常樂,人到無求品自高。」植「捨」之因,必來「得」之緣。不但人格提昇,靈性更是超越,當然「貪」當滅絕。
持戒能度毀犯。可分大乘戒法之三聚淨戒等,及小乘戒法之三皈五戒等。目的是在止惡修善,淨化身、口、意諸業,使真如本性逐漸顯露,而不會被妄想、執著所惑。特別如菩薩所受持之十重四十八輕戒,願斷一切惡,願修一切善,願度一切眾生。以正知正見修心養性,少欲知足的合於人、時、地,切乎情、理、事,要守戒而不執戒,這樣也才能體會真正的戒法,斷除煩惱,跳出輪迴,所以說:「戒為無上菩提本,應當一心持淨戒。」讓心無貪戀,意無顛倒,身無掛礙,安然自在而不逾越規矩。在心的成就裡渾然天成,到萬般意、念、行都合於法,那麼就無所需之戒,也無需戒之人,更無要戒之事。就好像古時候的一則啟示錄:男女肌親,若為救人、渡脫,則要修戒,卻應於心中抹去,不起污障,才是真戒。所以不管戒法如何之嚴苛,當心已清淨,就已消毀犯之因,當得如是之果,勿需隱慮。
忍辱力度瞋恨。一般忍辱法門由淺入深共分五種:1生忍2力忍3緣忍4觀忍5慈忍,前二者又稱事忍,後三者又謂理忍。菩薩修行一定要發大菩提心,經過難行能行,難捨能捨,難忍能忍之三難妙行。而忍是能忍的心,辱是所忍的境。在逆境中,忍使頹喪鄙卑之念不生;在順境中,忍使驕矜沈迷之念不生;若在不順不逆萬法生滅之常境中,則忍使遷隨移易之心不生。所謂「一念瞋心起,八萬障門開。」佛說「瞋是人中火,能燒功德林。」,要在心念中縮小自己到無我的境界,並擴大心胸,捨除人、我是非的分別及煩惱,化干戈暴力為祥瑞芳氣。藉事練心,成就寧靜輕安的仙地。要保「隨緣消舊業,切莫造新殃」的心念,那麼亦無所忍之人事,更無所瞋之物事。一切寂空,自在隨安。
精進攻度懈怠。所有成就佛道的心,都要以獅子的勇猛來進駐,以駱駝的耐力來承攬。目的使未生之善心令速生,已生之善心令增長,未生之惡念令不生,已生之惡念令速斷。同心潛行,要知滴水可以穿石,雖根器各有不同,但只要精進的心不變,則因緣生萬法,必有成就自性之法,可化度自己蔽遮的佛性,所以無論前方盡是荊棘密佈,也要闢徑開路,否則就如天眼第一的阿那律陀尊者,在未証悟前,佛呵斥他說:「咄!咄!何為睡!螺絲蛤類,一睡一千年,不聞佛名字。」所以修行,一定要一步一腳印,印出漸進的因,印出成就佛道的緣,常保學習的心,切勿流於形式化的佛法,埋首想頓悟,卻不知精進超俗,貫徹力行,那麼僅是空談修佛,那裡有法?唯有提昇心的戰鬥力和品質,做專家而非通家,於十年涉十法,不如十年研一法,一門深入,才是真正的精,才有萃純的進。
禪定得度散亂。可分世間禪定,出世間禪定及出世間上上禪定。而世間禪定又分色界的四禪與無色界的四空禪。或分依心攝境的事定及理定。如大乘起信論:「住於靜處,端坐正意,不依氣息,不依形色,不依於空,不依地水火風,乃至不依見聞覺知,一切諸想,隨念皆除,亦遣除想,以一切法,本來無相,念念不生,念念不滅,亦不得隨心外念境界,後以心除心,心若馳散,即當攝來,住於正念。」也就是心力集中,然後產生智慧的一種定力。所以心淨、意誠、氣靜,可於行、住、坐、臥四威儀中顯現,樹立禪定化的人格特質,達到人、事無爭二輕安,於心境上達到寧靜安定,所謂「淨極光通達,寂照含虛空。」之層界。讓日常生活,所有煩惱,妄想不起,行茲在茲,念茲在茲,使心住於一境,一心不亂,那麼心安行正則歡喜自在,生活即禪,定顯其中。所以不管止觀或是密教中之三密「相應」,都是禪定功夫,如佛說阿彌陀經中:「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聞說阿隬陀佛,執持名號,若一日,若二日‧‧‧若七日,一心不亂‧‧‧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。」及釋迦牟尼佛,能於娑婆國土,五濁惡世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皆是有「定」。因此禪定實是修業之鑰籤也。
智慧可度愚痴。可分真智、俗智及中智三種。是從實相般若本體生起,觀照般若妙智,而對於入世、出世一切諸法都能透體通明,成就菩提。如釋迦牟尼佛能把八個妄想識心,轉成為四個菩提妙智。將煩惱斷盡,智慧圓滿,事理成就的般若。所以般若智慧,實為六度之先導,也是五度迷海中的明燈。要所有一切差別因緣,都能照徹了悟,也即是實教菩薩所修之不見有我能修六度,不見有所度六弊,不見有六度之法的三輪體空界地,絕相泯心,一切自如。又如心經所云:「照見五蘊皆空,能度一切苦厄。」煩惱即菩提,要能轉識成智,才能究竟解脫。
布施似「捨」實「得」,其中得以法施,就當依般若行之,而持戒需般若來克執戒,如說世法三綱五常,卻仍有情,理、法得以效驗。而金剛經中:「一切法,得成於忍」。所以忍辱更是由心轉境的樞紐,讓智慧析離所有因緣真相,那麼三輪體空之界念,就又相繫相隨。那麼精進之則,更要「一門深入」,專研精闢的行出般若,就能一通一切通,永無掛礙。金剛經言:「不取於相,如如不動」,即是禪定之最佳註稱。而戒、定、慧,更道出因緣相連的絲路,所以要一心不亂,必需心中有主宰,才能外不著相,內不動心,定出佛法修學中之關鍵。所以一念心,一念覺,廣為一切眾生,即佛,即菩薩。以這種大悲念,成就到極致,就如金剛經所言:「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,實無眾生得滅度者。」因為了悟眾生佛性顯露,非我所度,不存度化之心。又言「若菩薩有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即非菩薩。」所以無能度之我相,所度之人相與被度之眾生。成就了脫心法,登座西方。
不論六度為何法,諸文條列,只為求得心法,由心行於外形,感觸自性及一切眾生,那麼才是真正度脫之門,諸如朝陽慈善功德會義工之大無畏精神,及朝陽道場之玄空法門,皆是依此修行,更超脫心之究極,把一切玄法淨空,反觀自照,成佛成菩薩。所以六度萬行是成就菩薩之法,而所有「行」都合於六度,才是真正的波羅密。全真上人常言:講者無法成佛,聽者亦不能成佛,唯有行者才能成佛。又言:「偶然已再因緣中,因緣再緣偶然從」。所以萬法因緣生,亦從因緣滅,萬行不離六度,終將成菩薩格。
布施無畏三體空
持戒得慧圓戒執
忍辱無別化瑞和
精進一門悟了深
禪心定出法髓精
智慧妙修菩提光
六度一法行不住
證得菩薩清淨心
◎日志(88.04.01第14期)